• <track id="10nmv"></track>
      <option id="10nmv"></option><track id="10nmv"></track>
    1. 喜迎二十大 忠誠保平安 奮進新征程 建功新時代

      用溫情喚醒迷失的心靈

      兩周后的8月26日,王某就要離開陜西省虢鎮強制隔離戒毒所了。臨走前,他希望由戒毒干警帶他再做一次沙盤游戲。在舒緩的輕音樂中,王某放松地閉上眼睛,將手埋進沙里,抓起一把細沙,又任由細沙從指縫流下,堆成如丘陵的形狀,再用手掌慢慢撫平。然后,王某精心選擇了許多沙具,將它們擺放在沙盤里。做完這些,王某等著干警評價他的作品,干警笑了笑說:“還是你自己講講吧?!?br />

      王某緩緩說道:“我其實很懷念以前的生活。在縣城一個單位上班,工作穩定,父母健康,孩子可愛。但是現在,一切都回不去了。我想要補償父母,補償兩個女兒。每次想到女兒沒有父親,都讓我又恨又悔,睡不著覺……”

      王某是2020年9月來到省虢鎮戒毒所的,經過一周的生理脫毒后,蒼白的臉上才有了血色,飲食變得正常。教育適應期第一次SCL-90(心理健康測試),王某總分234分,陽性項目數達74項,人際關系敏感因子、焦慮因子、偏執因子均高于常模2個標準差;SAS(焦慮測試)得分68分,已經處于重度焦慮臨界狀態。如此典型的高癥狀表現,更堅定了干警要改變王某的決心。

      第一次個體咨詢,王某一言不發,30分鐘在沉默中結束。再次仔細查閱了王某的檔案后,干警決定以情緒宣泄為突破口,攻破其心理防線,于是安排王某每周進行一次個體咨詢。咨詢中,干警專門安排王某到宣泄室,通過拳擊運動將內心的負能量釋放出來。第三次咨詢時,王某終于主動開口,向干警簡略談了一些個人感受。

      康復鞏固期很快到來,干警發現王某正在慢慢發生改變。在每周的班會中,王某偶爾會發言,講述自己的戒治體會。進行個別談話時,面對干警,王某也能表現出積極的一面,報告生活和學習情況。在期滿一年進行的SCL-90和SAS測試中,王某得分各為141分和52分,基本達到了正常水平。

      王某生日那天,干警專門找他談話。一個多小時里,王某談到了學習和社會經歷,也有對未來的期望。第二天,干警帶王某走進音樂治療室。40分鐘的音樂放松治療結束時,王某眼角有些濕潤,說了句:“謝謝您?!?/p>

      經過近一年的戒治,王某的身體狀況有了很大好轉,血壓、心率等指標基本正常,但在心理方面,還欠缺個性修復、人際交往和意志力訓練。干警安排王某陸續參加了一年的康復鞏固期關于人際關系和諧、意志力訓練等團體心理輔導,在臨近解除的時候,又安排王某參加了回歸指導期社會功能修復團體心理輔導。之后,王某進行的SCL-90及SAS、SDS(抑郁自評量表測試)結果均顯示正常。

      通過二十多個月的教育戒治,王某的身心已經恢復到正常同齡人水平,符合回歸社會的標準。如果王某內心愿意融入社會,便可以過上正常的生活,這是戒毒干警期望的,也是王某家人希望看到的。

      “現在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請求父母和兩個女兒原諒我,給我一個補償的機會。將來,如果有可能,就像這個沙盤里的景象一樣,我會努力讓他們過上美好的生活?!蓖跄硤远ǖ卣f。

      (趙曉亮?尚林忠)

      黑人太大太长疼死我了

    2. <track id="10nmv"></track>
        <option id="10nmv"></option><track id="10nmv"></track>